当前位置: 主页 > 航空安全 >

时间:2019-08-12 13:22来源:田君良 作者:中国航空 点击:
曝光台 注意防骗 网曝天猫店富美金盛家居专营店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

 

引言:事情总是这样,这个事故率最低的家伙,却有着最高的死亡率。你永远不能两全。

1988年4月28日,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夏威夷希洛市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候机厅内,89名乘客正准备搭乘泛美阿罗哈航空243号航班(U.S.Aloha Airlines. Flight 243. 航空编号:N73711)飞往檀香山国际机场。乘客通过票检,进入登机口,登机,落座,然后,舱门关闭。五位空乘进行了乘客舱例行安全检查,示范了飞行注意事项。接着,飞行组成员等待指挥塔的起飞许可。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一架泛美航空波音737客机(非本文所述客机)

243号航班在美国夏威夷时间13点25分起飞。起飞后,飞机进行爬升动作(Climbing action),以每500-600米的爬升高度为间隔爬升。在夏威夷时间13点48分左右,飞机爬升到24000英尺(约7300米)的巡航高度,保持飞行。当年一位叫做劳伦斯(F.W.Lawrence)的男性乘客事后回忆说:我坐在头等舱最后一排靠近窗户的座位。飞机起飞时,我觉得一切如常,并没有感到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我当时由于出差非常累,实际上在登机后不久就昏昏欲睡了。我甚至不知道飞机已经起飞了。我在飞机起飞后曾醒过一次,看了看窗外,阳光非常刺眼,我将遮光板拉下后,立刻又睡了过去。

然而,这次在当时看来稀松平常的飞行之旅,注定要以令人颤抖的方式载入史册。

243号航班在飞抵巡航高度后的5分钟左右(夏威夷时间13点53分左右),在距卡富鲁伊东南偏南43公里处,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飞机乘客舱前部的机舱顶,在几乎一瞬间内,完全脱离机身,飞走了。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事后模拟的243号航班事故图像(非当时的真实照片)

在我们进一步陈述这件事前,还是先看看当年的乘客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我醒来时的感受,没有语言能够形容。我18岁时,曾有过一次溺水经历。当时,我和家人去一座类似于水库的地方野餐,我们年轻人下水玩水,我不会游泳,后来,我表弟突然溺水了,我立刻过去救他,随后我也溺水了。当时我的感受,和这次(飞机事故)的感受很像。——Francisca·Emily

我觉得最贴切的两个词,是恐惧和绝望。醒来时,我感到呼吸困难,我看见四周全是天空,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随后明白了。我用双手紧紧抓住座椅两边,然后看左边的乘客们,他们有的似乎睡着了,我当时认定他们已经死了。我全身的感受和失重时很像,非常酸,非常不舒服,感觉血液在疯狂地往上流。同时伴随着巨大的恐惧,我全身不停抖动,非常非常剧烈地抖动,而且根本控制不住。奇怪的是,我当时脑子里竟然不停地出现这句话:“对不起妈妈,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这句话从头到尾不断地重复。——Lopez·Jennifer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243号航班照片(机身左侧)

243号航班机舱顶部分脱落时的高度是24000英尺(7300米),在这一高度发生事故,会产生以下后果。第一,机舱内外巨大的压力差,会将机舱内空气瞬间吸出舱外,导致机舱内形成短时低气压,所有乘客会因瞬间缺氧(Instant oxygen deficiency)而昏迷。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243号航班照片

第二,这一高度的空气含氧量,是海平面空气含氧量的44.2%。即,当某人在这一高度,且保持静止时吸一口气,他只能吸入相当于他在海边时的44.2%左右的氧气。加之,飞机在这一高度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时,由于极快的飞行速度产生的风力摩擦(Wind friction),和高空气流扰动(Upper-air turbulence)等因素,实际能够吸入的空气不可能达到人在静止时吸入的空气量,则44.2%的理论吸入氧气量还要再降。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243号航班照片(机身右侧)

青壮年乘客会在空气含氧量约为海平面50%左右时清醒,这意味着当他们清醒时,他们会立即陷入呼吸困难。每分钟呼吸次数会从正常状态(在海平面气压,心率60-110之间的测定,取平均值)下的16次左右,飞长到30次以上。这一过程他们会一直摇摆在缺氧却又不至昏迷的痛苦状态中。243号航班中,机顶掀开那一部分乘客,由于机载氧气罩已脱离机体,他们不得不始终处在这种状态下继续飞行。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机载氧气罩

据珍妮弗(Lopez·Jennifer)描述,她产生了强烈的失重感。这是由于飞机机身刚体破坏后,飞机周围高空气流的紊乱扰动导致的。这种气流紊乱扰动,会使飞机很难被操控——无论是下降和爬升姿态,还是转向姿态。243号航班的驾驶舱在当时并没有受到影响,飞行员依然能够操控飞机。但由于上述原因,他们不可能再对飞机进行平稳操控。这种状态下,飞机会忽升忽降,忽左忽由(幅度小于前者)。飞机忽然下降时,处于瞬间加速状态,人体在这一瞬间,会短暂进入失重状态,全身物质也会进入失重状态。这就是为何珍妮弗感到血液在向上流动,她体内的血液因为重力突然消失而产生了回流。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243号航班照片

然而,243号空难中最可怜的,并不是乘客,是一位叫做克拉拉贝尔·兰辛(Clarabelle·Lansing)的空乘。飞机机舱顶掀开前,由于已经进入了巡航高度,兰辛便开始了舱内服务。机舱顶掀开时,兰辛由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加之事发突然,来不及抓住机舱内的任何东西,被以极快的速度抛出舱外。她被抛出舱外时,自然也会因瞬间缺氧陷入昏迷。但在她降落到绝对海拔5000米左右时,会由于氧气含量上升而逐渐苏醒。之后,当她的下落速度增加到52米每秒左右时,会保持在这一速度下落。可怕的是,兰辛还要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极度绝望和无助的下坠2分钟左右。

当然,不幸的事,到此都结束了。243号航班发生事故后,由于飞行员的沉着冷静,坚强意志和高超的驾驶能力,飞机最后竟成功迫降了。飞机在这种状态下,又飞行了十几分钟,最终降落在卡富鲁伊机场0-2号跑道上。奇迹的是,这起事故除了空乘兰辛丧生外,89名乘客无一人罹难。其中65人受伤,7人受重伤。另外4名机组人员也全部获救(空乘米歇尔·本田(Michelle·Honda)和珍·佐藤·富田(Jane·Sato·Tomita)重伤)。

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

243号航班照片

经美国交通安全局(NTSB)事后调查分析,最终确认的事故原因是:由裂缝氧化导致的金属疲劳,引起的机舱顶部松动脱离。实际上,243号航班最初的设计寿命是飞行75000小时,而这次事故发生时,它已经飞行了89090小时了。
 
中国航空网 www.aero.cn
航空翻译 www.aviation.cn
本文链接地址:88年美国空难,机舱顶在2万英尺高空掀开,空乘醒着下坠2分钟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