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机务维修 >

时间:2019-10-30 12:52来源:民航机务论坛 作者:中国航空 点击:
曝光台 注意防骗 网曝天猫店富美金盛家居专营店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

 

2019年10月25日

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这一天

他们送别了

最后一架E190

它的名字叫B3136号

 

 

遥想当年  小E来了

2011年8月16日,编号为B-3197的首架E190飞机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114号机坪。

小E初来乍到,体态轻盈如燕飞来,航线四车间(当时的E190车间)的“爸爸”们迫不及待的对这第一个“E”孩,翻来覆去的触摸着,研究着,讨论着。

终于,从ATR螺旋桨飞机升级到了性价比高的喷气式飞机,机务“爸爸”们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准备试车的E190

新飞机的到来,让热爱飞机的人兴奋,却也忐忑。因为新,所以一切未可知;因为新,所以没有现成经验可用。

新疆维修基地为确保新飞机接收后能够在疆平稳、正常、有效运行,2011年初时就开始着手E190飞机到位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E190室外换发之聚精会神观察力矩表

新疆机务们还爱亲切地称E190为小“9”,因为他们心里的E190,1代表专心维护,9代表安全永久,0则是杜绝隐患、零事故。

从2011年开始到2019年,2920个日夜,70080个小时,记录着每一个小E与“爸爸”们并肩作战的危难时刻;也记录着每一个攻坚克难的辉煌时分……

 


E190室外换发

四天两地  千里驰援

2013年3月6日,新疆E190飞机执行航班,飞机在库尔勒落地后出现机件失效信息,导致飞机无法放行,更不能执行后续航班。

当时苦于没有航材,也没有工具,随机放行人员只能向“家里”求援,救援2人组在10分钟之内成立,乘坐当日最后一个航班赶赴库尔勒紧急排故。

 

 

E190飞机定检

次日凌晨02:00,排故人员到达库尔勒机场,直接投入排故工作。

然而,此次故障并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

于是,当时航线四车间公认的“消防员”杜永军与另一名机务又赶往了库尔勒支援。

经验丰富的他一边通过电话了解排故情况和所有做过的工作,一边在自己的“记忆库”里搜索并确定故障点。通过电话讨论,很快重新确立了进一步的排故方案。

但由于航材库存没有需要的备份部件,只能从停场飞机上临时拆件,分秒必争的形势让杜永军加快了手下的工作,保质更要求速度。

 

 

杜永军对飞机发动机试车后对油管接头等部位做目视检查

3月7日中午12时,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乌鲁木齐机场却拉起了大雾,能见度达不到起飞标准,多个航班被取消,库尔勒的航班也一并被取消。

为了争取时间,他们决定带件乘坐汽车前往。经过7个小时5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库尔勒机场。

一冲进机坪,杜永军立即与前日抵库的2名技术人员一起对故障重新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判断,按照既定的方案排故。

经过近3个小时的拆装排故,通电测试后一切正常,故障顺利排除。而此时,已经是3月8日的凌晨1点。

虽然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疲惫的笑容,但最终能够顺利完成排故工作,让飞机安全返乌,疲惫的笑容也是一种安慰。

 

 

2014年6月9日南航新疆基地完成首架E190机型B-3198机更换发动机工作

对于杜永军来说,两天来的奔波已让他精疲力竭。

刚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的他,在当天深夜4点又接到车间电话,另一架飞机在喀什机场发动机出现故障,且故障无法复位,飞机无法执行后续航班。

他又匆匆回到单位,在对故障现象进行了仔细分析后,确定了故障点,查资料、备工艺、备航材,完成了赴喀什排故的所有准备工作后,天色已经微微的发白了。

 

 

3月9日,他带着用了半夜时间准备的排故资料和航材,坐上了第一班飞往喀什的航班,奔赴喀什去完成另一项任务。

救援工作完成的很顺利,通电测试、试车验证,故障排除。当他终于回到家中,墙上钟表的时针已指向了3月10日的凌晨4点。

四天两地,他们救援组就这样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的“穿越”之旅。

 

 

首开“天眼”  开创先河

2017年9月1日,多彩航空的飞机拖进了新疆维修基地的机库,开始为期8天的铱星改装工作。对于有着十几架波音飞机铱星改装工作经验的维修基地大修部工程师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

然而,改装进展到第二天,问题就出现了。

两大包,密密匝匝的6、70根馈线,电子改装小组3名组员光分线就消耗了一天。

线经理左静不时地进来看进度:“明天必须有思路怎么干,否则工期内就完不成”。

线路改装负责人肖铁和俞国伟、谭东东三人沉下心来,依旧安静地,细心地分着线。一个念着馈线件号,一个进行标注。他们知道急也没用,都要一步步地来。

E190飞机比较特殊,与波音飞机的铱星改装完全不同。位置不同,操作空间不同,工卡更不同。以前的经验完全无法复制,能复制的只有耐力和钻研的能力

 

 

9月5日,按照工期要求,应该进行收尾工作了。然而肖铁三人依旧在飞机后电子舱内紧张地布线。

他们线路改装小组也从6人扩大到了14人,从一班制改成了两班倒。

肖铁说:这次改装阻力太大,光厂家提供的工卡就有4、5处的出入。

例如,一个插槽按照工卡标识应该在托架后面的10公分处,结果他们找到10公分处没有,15公分、20公分处都没有。最后回去查E190的维修手册,才最终找到,它应该在托架的前面,而非工卡标的后面。光这一项找位置,就耗去了1个半小时,太急人了。

俞国伟在60公分见方的后电子舱一蹲不起就是3个小时。看着地板下只有15公分高的货舱里整整齐齐排布的馈线,肖铁说是谭东东单臂完成的,因为这个高度只能进去头和一条胳膊。

因为是E190型飞机全球首架铱星改装,没有经验可循,只能摸石头过河。因为是FLYHT公司此型飞机铱星改装的验证机,所以技术代表心里也没谱。

 

 

巴西改装和老师的合影

工期如鞭子一般在他们的屁股后面无形地抽着。

然而,纵然有诸多的沟坎,新疆维修基地的工程师们最终都会“啃”下这硬骨头。

9月8日下午16点,在FLYHT公司技术代表和FAA官方人员的共同验证下,B3242号飞机通电测试,E190飞机铱星改装“首秀”宣告成功。

 

与小E的最后合影

 

不想说再见

是因为忘不掉无数个第一次

第一次更换滑梯

第一次更换发动机

第一次更换APU

第一次做A检

第一次做C检……

 

新疆机务人送走了ATR

迎来了E190

送走了B757

迎来了B787

未来

还将在这迎来送往之间

与南航共飞!

 


 
中国航空网 www.aero.cn
航空翻译 www.aviation.cn
本文链接地址:E190!新疆机务与它的2920个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