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02-21 21:11来源:中国民航网 作者:中国航空 点击:
曝光台 注意防骗 网曝天猫店富美金盛家居专营店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


记者初见蒲益,是在Ameco成都分公司技术办公室内。偌大的一间办公室内坐满了正在专注处理各种飞机故障的工程师。“您好,请问蒲益是哪位?”当记者悄悄向身边一位工程师询问时,他抬起头,迅速站起来,爽朗地答道:“我就是。”眼前的蒲益,个头不高,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上有一股机务工程师认真执著的气质。

熟悉蒲益的人都知道,他特别“较真儿”,喜欢刨根问底,做到了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成了同事身边的“技术权威”。

爱拆飞机的“捣蛋鬼”

“我从小就调皮捣蛋,小时候玩的各种玩具我都会拆开,然后再装上。”在采访中,说起自己与机务工作的缘分,蒲益这样说。也许就是小时候这特殊的爱好,注定了蒲益未来的“工匠之路”。

考大学时,蒲益选择了中国民航大学电子电器专业。父母经常调侃:“这下好了,以前拆玩具,今后可以拆飞机了。”

2008年,蒲益参加工作来到了Ameco成都分公司,成为一名飞机电子线路技术员。刚工作的前3年是学习阶段,没有取得维修资格的蒲益只能默默地看着师傅们在飞机上“表演”,是师傅们的“小跟班”。

“小跟班”的主要工作是帮师傅借工具、打手电筒、保管工作单,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在蒲益的眼中可不一样:工作单上的区域对应飞机的什么位置,每一张图纸应该怎么布线,加装元器件需要用到什么工具,有心的蒲益都会一一总结下来。一旦有师傅仅根据经验施工,正在打手电筒的蒲益就会指着工作单与师傅“争论不休”,直到老师傅严格按照工作单施工才罢休。

 

 

“当时没有指定的师傅,小组所有同事都是我的师傅,今天帮王师傅借个工具,明天帮李师傅照个电筒是常事儿。”工作几年,几乎组上所有老师傅都被年轻的蒲益有理有据地挑过小毛病,蒲益也在与老师傅的“争论”中,将不同师傅的本事融会贯通,让他很快成为精通各种改装的“百晓生”,也逐渐成长为了组上知识面广、研究深度深的“技术大咖”之一。

所有的机缘巧合都是沉淀积累得到的回报。2017年,在一线历练了近十年的蒲益被车间选送参加首届民航机务维修岗位技能大赛的选手选拔,他过关斩将,成为代表国航出赛的9名选手中最年轻的一位。经过两个月的集训和比赛,取得优异成绩的蒲益带着大赛经验和9年的一线沉淀,正式迈入了工程师大门,成为一名现场排故工程师。

千锤百炼方成钢

飞机排故工程师,为各种飞机故障或潜在故障寻找故障源,并制订相关排故方案,确保飞机无故障飞行,这不仅需要认真严谨的工作作风、扎实的专业技术,更需要丰富的经验积累和岁月沉淀。

从小就有着的一股“较真劲儿”,让蒲益的能力在排故工程师岗位上得到了更全面的发挥。“加班排故是常事儿,每排除一个故障,自己都有小小的成就感。”从技术员岗位到工程师岗位,变化的不仅是工作性质,更多的是责任的担当和对飞行安全的承诺。

但凡经蒲益处理的故障,很少办理保留。办理保留是航空公司处理故障常用的手法,根据民航局下发的文件规定,在不影响飞行安全的前提下,如排除故障所需的时间不够,一些故障是可以保留到下一次检修时再处理的。但在蒲益眼中,自己作为飞机大修部门的排故工程师,从大修厂出去的飞机,是不能有任何故障保留的,这不仅是对自我业务知识的严格要求,更是对飞机大修品质的权威保障。

“运气特别好,刚到工程师岗位时,我就成功处理了一次故障。”说起自己排除的第一个故障,蒲益显得十分自豪。那是一架空客A320飞机刚完成试飞工作,试飞机组反应飞机的应急滑梯故障灯在飞行途中点亮,但通过功能测试,应急滑梯工作正常。遇到这类故障,一般有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更换滑梯,一种是办理保留。而此时距离飞机计划交付给客户的时间已不足12小时,如果要更换滑梯,至少需要24小时,该机机组一致决定办理故障保留。

“请再给我两个小时。”坐在驾驶舱里,蒲益专心致志地研究着图纸。经得项目经理同意后,蒲益翻遍了与滑梯系统有关的所有图纸,并反复做着各种测试。

这种从未出现过的故障让其他工程师摸不着头脑,所有线路正常,所有测试也都通过了。为了能在这场与故障作战的“战场”上取得胜利,蒲益扩大了研究范围,当他翻到飞机厨房系统这一章节时,他意外发现电路图上竟然有一股线路是通往登机门的,再仔细研究,终于发现这一故障与厨房里一个很不起眼的接地桩相关联。

“找到啦!找到啦!”蒲益兴奋地跑下飞机,让工作者打开厨房地板,果然一个接地桩上的搭接线在晃动。拧紧搭接线后,故障排除,现场所有人无不为蒲益点赞。

敢“啃硬骨头”的工程师

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经验的积累让蒲益成为最愿意“啃硬骨头”的工程师。

波音757飞机的数字式飞行数据记录器(DFDR),在每次进行测试时,均会出现“模拟发动机启动”的提示。遇到这样的提示,工作者都会人为取消,并继续进行下一步测试。这种看似不经意间出现的提示,却与生产厂家(OEM)提供的权威维护手册相背离——手册中并没有说会出现这种提示。因为只有在进行波音757深度维修时,维修厂家(MRO)才会进行这种测试,由于测试的频率不高,因此国内外各MRO对此故障并没有足够重视。

这种和手册不一致的故障在蒲益看起来却是“碍眼”。几经考量,他决定彻底根除这一故障。然而,手册没有提供这类故障的排除方法,也没有DFDR的工作原理。

于是,蒲益经过多方沟通,终于联系到了DFDR部件的生产厂家,从部件厂家找到了工作原理。好不容易到手的原理图让蒲益如获至宝,他在电脑前一张图纸一张图纸研究,遇到超出自己所学专业范围的知识,就立刻学习相关专业。整整24小时,他忘记了吃饭,也忘记了休息,当办公室同事第二天早上走进办公室时,惊讶地发现蒲益已经工作了一个通宵。

“当时感觉自己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本来只想加一小会儿班,没想到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到第二天了。”这段忘记时间的经历成为技术办公室里经常说起的话题,也成为之后车间每年新员工培训必讲的一个故事。

经过24小时的研究,蒲益发现OEM手册的测试步骤出现了错误,由于手册中少拔了一个跳开关,DFDR测试时的“模拟发动机启动”提示才会出现。在与其他工程师确认了手册错误后,蒲益立刻写成书面报告与OEM厂家进行了反复沟通。最终OEM根据蒲益提交的报告,在全球范围内下发了服务通告,并对手册进行了修改。


 
中国航空网 www.aero.cn
航空翻译 www.aviation.cn
本文链接地址:AMECO成都分公司机务工程师蒲益:“较真儿”的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