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时间:2010-07-19 14:22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记者潘虹秀 点击:
曝光台 注意防骗 网曝天猫店富美金盛家居专营店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

 南航大考:司献民能否重现“救火队长”传奇

 图:五年轮回。当南航再次身陷漩涡时,司献民能重现当年刘绍勇“救火队长”的传奇吗?

 与前任刘绍勇打造“日不落”航空公司的雄心及表现相比,司献民就任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China Southern Air Holding Company,简称“南航集团”)总经理一年半以来,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甚至被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迎头赶上,后者一年半以前还挣扎在生死线上。

  这还不是全部。在一个月前掀起的民航反腐风暴中,南航还一度成为暴风眼:6月9日,南航总工程师张和平被检察机关带走检查。张和平在南航11名高管团队中名列第九。6月11日,南航发布公告宣布免去张和平职务。与张和平前后时间被带走检查的还有南航重庆分公司总裁周英里等7名员工。6月16日前后,南航营销委运力网络部副总经理江晓中及前任总经理也被带走调查。

  “完全是胡扯!”在6月30日的南航股东大会上,由于代表股东出席的基金公司对此事强烈关注,司献民不得不首度作出回应,但他显然对外界“夸大的传闻”极为不满,坚称这不会影响到南航的正常经营。

  当本刊记者随后几次造访南航位于广州的大本营时,南航集团和南航股份公司的领导班子已在司献民的带领下倾巢而出,奔赴基层调研,给一线员工“送清凉”了。司认为,现在正值旺季,“我们要做的就是多飞、多赚”。

  频频出现在一线员工面前的司献民,身着短袖白衬衣,戴着大框眼镜,捧着一箱白云山凉茶,微微咧嘴笑—这也是南航每年在暑期旺季例行的大规模“送清凉”活动。

  不知道司献民的笑容背后是否些许辛酸:在新一轮民航业“三国之争”中,国航和新东航都进行了重大并购重组,在外界看来已是偏于自保的南航,还能保住现有地位吗?

“受害者”南航?

  那些被带走的人员,被认为与民航业航线审批的一场寻租腐败案相关。民航业大脓包的捅破则与审计署息息相关。

  据说,事情缘起对曾任南航集团总经理刘绍勇的离任审计。审计署发现有上亿金额的“航班协调费”。这笔协调费用于支付民营公司日美航空。日美航空由湛江人庞汉章创立,庞与南航十余家分(子)公司进行合作,帮其拿到北京往返各地的数十条航线。

  据报道,庞汉章通过老相识——原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管理局(简称“民航华北局”)局长黄登科拿到相关航线。听来很离谱,南航一个大央企,需要与民营公司进行灰色交易来获得航线。

  一位南航内部人士说,此举乃是无奈。

  无奈之一,如果不跟庞汉章合作,庞可以将南航拥有黄金时刻的航线剥夺,“比如,将你的航线从早上11点调整为晚上11点。”时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航线的盈利能力。

  无奈之二,源于南航分(子)公司的经营压力。“公司经营得好不好,关键就在于你有没有一条好的航线和航线时刻,倘若没有,管理能力再强,业绩也差强人意。”上述南航内部人士表示。而北京航线恰恰是国内所有航线中最能“生钱”的黄金航线。

  无奈之三,在于民航业的本位主义。比如,北京是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的大本营。其它航空公司,想获得非基地往返北京的航线,很难获得审批。

  无论是航线还是航线时刻,均不是市场行为,而是掌握在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民航各地分局、中国民用航空局空中交通管理局(简称“空管局”)等部门手中。由于相关实权部门人员的腐败寻租,庞汉章可以帮助民航公司搞定千金难求的黄金航线和黄金时刻。据报道,庞汉章背后的腐败官员为原民航华北局局长黄登科。

  “其实,南航是行业腐败的受害者。”诸多南航人私下均对本刊持此观点。也有业内人士反映,航空公司通过常规程序很难获得航线,尤其是黄金时刻的航线,透过庞汉章来寻租,已是行业的潜规则。而行此路线的远不止南航一家。

  也难怪,在6月30日的股东大会上司献民会喊冤:“这是一个全行业的事情。”

司献民的挑战

  此时也正值司献民执掌南航集团总经理、南航股份董事长职位一年半有余。身处漩涡中的司献民拒绝了专访请求。接近司的人士猜测:司献民听到南航腐败窝案一词,脑袋一定是“轰”地大了。

  航空公司一把手离任后的审计中带出案件,在南航并非第一次。2005年,审计署对颜志卿离任审计时,揪出南航集团的违规理财案;是年8月15日,南方航空公告称:“因公司董事彭安发个人涉嫌违法,已被司法机关依法逮捕,根据有关规定,公司董事会决议解除彭安发董事职务,并提请最近一次的股东大会审议。”而2个月前,南航集团财务部部长陈利明也因“委托理财”被“双规”。

  不过,时任南航总经理的刘绍勇,硬是带着巨亏的南航走向盈利,且明确提出了国际化规模网络型航空公司战略目标;而在南航、国航、东航的三国大战中,南航在国航的“心脏”设立了北京分公司,建立北京枢纽。彼时,南航的18亿巨亏和理财案,被媒体形容为“沉重的翅膀”,刘绍勇面对的挑战可想而知,当他带领南航走出困境时,也赢得了“救火队长”的美誉。

  2009年初,司献民接棒的南航,曾被称为处在历史上的好时期。司献民执掌南航后,很多也在延续刘绍勇时期的战略。

  如今,航班协调费案尚未尘埃落定,对南航的影响还很难判断。“腐败案对南航的影响会到什么程度,还取决于这个案件本身是什么性质,牵扯到谁。”北方交通大学经济管理系教授欧国立表示。

  有人担心,南航的协调费事件是不是公司行贿行为?南航一位中层向本刊强调,南航的财务没有问题,至今还没有任何财务人员被调查。

  被调查的南航员工,是否全部存在经济问题,还未有公论。据悉,目前,除了公开被罢免的张和平以外,其他被抓中层干部已有了替代人选,但是尚未宣布任职。上述知情人士说道:“他们不在岗位上并不会影响公司和部门正常运行。他们(被检察机关带走的员工)只是被调查,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

  更多的南航老员工认为,协调费事件对司献民最大的考验是上层交际能力。

  在三大民航公司中,新东航掌门人刘绍勇曾在中国民航总局任过副局长,且被认为颇有解决困境的才能;国航掌门人孔栋则是“名门望族”,且国航大本营就在北京,占据地利优势。

  司献民与刘绍勇是河南老乡。据说,两人早在学生时代就相识,均在民航飞行学院担任过班长。司献民虽然已在民航业浸淫35年,但主要经历就在南航。2004年10月,刘绍勇提拔司献民担任南航股份公司总经理。在这之前,司献民长期从事党务工作。

  “刘总来摆兵布阵,我就去冲锋陷阵。”司献民曾用此来描述“刘司配”。而有熟悉刘、司的南航人士说道:“刘绍勇的特点是见多识广,人脉广;司献民则与外界接触较少。”而司献民接棒以来,一直缺少一位长于“外交型”搭档来弥补自己的短板。在这位人士看来,此乃南航之痛。“没有关系就办不了事。相关管理部门在分配资源时,凭什么就把好资源给你?”

  对外,南航宣传的是在国内拥有飞机数量最多,运输旅客人数最多,拥有国内航线最多。而在南航人看来,“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南航的利润率并不高,是“三国”中做得最辛苦的一家。最明显的,是在北京往返上海的黄金航线中,南航每天只有一个航班,远远低于国航和新东航。


 
中国航空网 www.aero.cn
航空翻译 www.aviation.cn
本文链接地址:南航大考:司献民能否重现“救火队长”传奇